新聞中心

萬達電商三易CEO,飛凡的出路在哪?

2017-02-15 09:57:13 admin 25

惠州微信公眾號開發|惠州微商城搭建|三級分銷系統建設

文/maomaobear

2月13日,有新聞報道稱萬達飛凡CEO李進嶺于今年2月離職,萬達方面未給出明確回復。

一年前的2016年2月,在王健林開出800萬元年薪,原芒果網的李進嶺加盟,而此前飛凡已經歷經了龔義濤(曾在谷歌和阿里任職)和董策兩任CEO的輪換。

如此次人事變動屬實,則李進嶺將成為飛凡自2014年創立以來離職的第三任CEO。

萬達做電商始于2014年,當時王健林在2014年萬達集團半年工作會議報告上透露,萬達將成立萬達電商。首期投資50億元,預計3年左右找到盈利模式。

此后百度、騰訊、萬達三家共同投資,萬達電商含著金湯勺出生。

2015年,萬達電商內部開始進行轉型,“飛凡電商”品牌正式亮相。而后百度和騰訊退出萬達電商,飛凡成為萬達一家的生意。

根據此前發布的半年業績快報顯示,上半年飛凡網絡公司飛凡會員總數超過1.2億,注冊活躍會員4461萬,飛凡App下載量超過1350萬。不過,從第三方市場的統計數字看,飛凡App的下載數量并不那么樂觀。360手機助手顯示飛凡App僅有92萬人在用,而蘇寧是3905萬,國美是1762萬,京東是1.4億,淘寶是8億。

飛凡含著金湯勺出生,但沒有成為巨頭。

最近十多年,中國最大的土豪就是地產巨頭,借助房改之力和土地財政,地產巨頭與地方政府配合,獲取了大量利潤,而王健林的萬達不滿足于做一家普通的地產商,那萬達做電商是為了什么?飛凡的出路又在哪里呢?

一、王健林的萬達模式

和大多數找政府關系拿地,坐享地產升值,吃房奴的土鱉開發商不同。王健林的萬達模式經過幾代發展,從單店到組合店,到城市綜合體,再到萬達城,已經形成了一套相當完整的盈利模式。萬達的逼格要比土鱉開發商高得多。

房子是給人住的,人除了住房子,還要消費,要吃喝玩樂。萬達把這一切都給你提供了。吃飯、購物、看電影、生活服務、住賓館都是消費,萬達利用住宅項目聚攏人氣,自建甚至自營商業地產盈利的模式頗有點經營城市的意思。

但是隨著互聯網大潮的興起,中國電商以指數級別的速度瘋漲,對商業地產構成了很大威脅。

電商也是商,無非是將傳統商業店租轉成互聯網虛擬服務的服務費。從這個角度看,王健林和馬云是直接的競爭關系。商家以前買或者租王健林營造的商業地產,而在電商興起后,商家轉而在淘寶、天貓開店,給馬云交服務費。

2012年,王健林和馬云打賭。2014年王健林就已經要進軍電商了。電商對傳統商業地產的沖擊可見一斑。

普通地產商僅僅是出售商業地產,電商的沖擊體現在商業地產的滯銷。而萬達的城市綜合體和萬達城模式是自我經營,受到的影響更大。所以王健林要在2014年進軍電商,擁抱變化。萬達特有的模式,讓萬達成為地產商中進軍互聯網的先鋒企業。

二、飛凡的問題

萬達進軍電商是2014年,這個時候淘寶天貓、京東早已經是巨頭級別的企業,占據大部分市場份額。市場早已經塵埃落定,萬達電商想要發展,同樣在電商上賣東西是非常困難的。

本來萬達做電商的優勢還有O2O,它有大量的商鋪,衣食住行齊備,這是當時的淘寶天貓京東所不能提供的。

但是,隨后就是2015年O2O大潮興起,大浪淘沙雖然消滅了無數不靠譜的商業模式,但是幸存下來的美團、糯米、餓了么還是把O2O市場給瓜分了。

2012年王健林和馬云打賭的時候,電商還只能賣賣東西,解決不了吃飯、看電影、理發、洗澡的問題。

而到了2015年、2016年,通過一輪O2O大潮,互聯網已經無所不能了,而2014年就起步的飛凡基本是旁觀者。

飛凡一開始是準備做電商賣東西,結果它根本不是淘寶天貓、京東的對手。后來飛凡推出餐飲排隊、停車位、電影選座這些服務,又在O2O行業的打擊范圍內。

相比互聯網企業初期瘋狂燒錢堆用戶的做法,王健林的萬達電商更注重盈利與實效,這種競爭下拼用戶數,拼規模,飛凡是無法競爭的。

第三方的360手機助手顯示,美團有2.9億人在用,大眾點評有1.6億人在用,后發的餓了么也有2591萬人在用,92萬的飛凡根本不是一個檔次。

王健林曾經透露過,萬達電商的命名就是錯誤,飛凡未來要賣錢,賣理財產品。

這個思路問題不大,馬云也是淘寶天貓發展起來螞蟻金服。但是從電商、O2O到金融的轉化需要有規模,同樣做金融轉型,阿里很成功,微信有點意思,百度金融、京東金融就要艱難一些,因為用戶數量有差距。

阿里能賣理財,是因為大家在淘寶買東西,有支付需求,然后支付需求產生資金沉淀,資金沉淀有生息需求,賣理財是順勢而為。

騰訊能賣理財是因為騰訊微信裝機量數億,微信把微信支付做到大街小巷,掃碼比現金方便,也是有支付需求,然后有資金沉淀,進而產生購買理財產品的需求。

王健林給飛凡規劃的方向沒有問題,但是飛凡根本就沒有普及開,用戶基礎沒有,后續的規劃就是空中樓閣。

三、飛凡的出路在哪里?

在2014年的時候,萬達利用旗下商業地產的資源還可以融合電商與O2O,創造出一定競爭優勢,因為當時的淘寶、京東還不能解決吃飯、看電影的問題。到了2017年,這個競爭優勢已經沒有了,然而飛凡還有一個隱藏的優勢。

所有萬達綜合體和萬達城的住戶,萬達商業地產中的消費者都是飛凡的潛在消費者。只是這些消費者現在并不用飛凡的服務,他們用淘寶天貓、用京東、用美團、用糯米,而王健林所設想的金融產品他們更不會用。

如何利用自己的商業地產和綜合體,把這些用戶做成飛凡的活躍用戶,用飛凡來頻繁消費,這是未來的核心問題。

萬達賣房子的時候,市場競爭沒有那么激烈,在中國土地市場兩級壟斷,某個地腳的房子往往沒有替代品。而住房需求又是城市化進程中的剛需,消費者沒有太多選擇。

但是飛凡做電商也好,做服務,賣金融產品也好。都處于競爭之中,你不能給用戶帶來價值,創造吸引力,用戶就不會選擇你。

電商興起,是因為價格相比實體店有絕對優勢。人們寧可接受快遞的延遲,挑選的不便,也要從電商購物,而電商發展起來以后,形成產業鏈條,貨物極大豐富,廠家直接進駐后,電商的購物節省逛店的時間精力,人們就離不開電商了。

O2O的興起初期是因為有補貼、有優惠、可以免費訂外賣吃飯。而后期產業鏈形成,O2O可以節省時間去飯店就餐的時間,省去做飯的麻煩,多花點錢也是沒有問題的。

飛凡要吸引用戶,也必須找到給用戶創造價值的途徑。先有價值,才有用戶,有了用戶,產業鏈形成,才可能找到盈利方式,做金融也就順理成章了。

其實,萬達綜合體這種居住集中的地方是非常適合大批量團購的。

同樣購買一件產品,萬達城的用戶可以形成大規模團購,飛凡從廠家集中采購,集中物流運送到各個城市的萬達綜合體,算上物流的成本可以比用戶自己從實體商鋪、從京東或者淘寶購買更低。

飛凡App要普及,得讓用戶有便宜可占。要吸引普通用戶,飛凡比不過淘寶京東,比不過美團糯米。但是要吸引萬達綜合體里面的集中居住的居民。飛凡是可以做出比較優勢的。

用戶消費量龐大的日常用品。飛凡可以先常年給自己的小區優惠供貨,用集中采購,集中倉儲,集中物流壓低成本,配合不太多的補貼,就可以現在自己的住戶里面普及飛凡。

萬達很早就通過收購解決了支付牌照的問題,你自建小區的物業費、水電費、停車費都可以自己來收啊。飛凡這個App對小區居民來說,可以繳費,可以團購價格便宜、品質較高的生活必需品,可以在附近的萬達商圈中優惠消費,他們自然會在智能手機中安裝。

而產業鏈形成之后,綠城的小區、萬科的小區也可以談啊,無非把萬達的模式復制過去,利益分享。

飛凡先有了足夠的活躍用戶,有了足夠的日常交易,然后才會有資金沉淀的問題,王健林設想的賣金融產品也就順理成章了。

而飛凡發展起來,對萬達旗下的商業地產也會有促進。飛凡App下,進駐萬達的店鋪優惠力度比較大,這會帶動人們去萬達的店鋪消費,娛樂。有了人流量就有了財源,不打折的店也會獲得免費的人流量,從而獲得更多的銷售額和利潤,萬達的商業租金就有了保障。

飛凡自己能賺錢,飛凡還能帶動萬達的商業地產,幫助萬達賺錢,這才是飛凡的出路。


腾讯足球手游